關於部落格
糖和鹽是料理的調味劑,那麼生活的調味劑就由我寫下…
  • 2506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盲腸炎週記Part 4(手術重頭戲)

上午八點多,主治醫生來巡房,
大腹便便的我經過瀉藥的洗禮,腸子想必乾淨不少吧!
但,我真的很會漲氣耶!每次喝水腹部都會漲氣,這幾天不知打了幾十次的嗝
右腹經過觸診,醫生很明確摸到一條盲腸,哇~您好神!是神來之手吧!東河馬(卡通:烘焙王)有麵包手,您大概有醫生手吧!哈哈。


經過家人同意後,決定要開刀!
上午九點多,一位身穿綠袍的病房助理就推著一輛病床車進來我的711-2病房內,請我更換藍白線條的手術衣,全身衣物都得褪除只能剩一條內褲。
身著單薄的手術衣,躺在病床車上頗涼,還好有加蓋兩件毛毯就挺暖和。
一路上媽媽和呆呆糖陪著我前往手術室,離九點四十分開刀還有二十分鐘,
手術室櫃檯旁僅能留一位家屬,媽媽就先回家剩呆呆糖陪著我。
呆呆糖說他直覺很準,不擔心就是不會擔心,覺得這次手術安啦~不會有問題要我放心。
耳朵聽他這麼說,但開刀的人是我耶!心裡難免會緊張,左手直握著他,厚實的溫度讓我心安不少。
開刀時間到了,護士把我推入手術房內,雖然我躺在病床車上,但這一秒,我回過頭望著呆呆糖離開手術室的背影,內心百感交集


接下來我就如同劉姥姥進大觀園般的好奇。
原來手術室內還有很多間手術房,裡頭的空調溫度很低,好在我有蓋兩件毛毯不然鐵定會冷爆。
不到一分鐘,我已進到手術房內,好多工作人員都忙著做準備。
護士小姐把我推到手術台旁,因為我還能起身活動,就自個兒移駕到手術台上躺著,護士小姐在一旁還提醒我要小心,因為手術台很小,別摔下去。(哇~若再摔下再不就更吃力!盲腸炎加摔傷,噗…="=)
護士小姐檢查時,發現我竟然還穿著一條內褲,整個傻眼!(啊?病房助理說脫到剩一條內褲啊!誰知道不能留。)
最後三、四位護理人員合力把我的內褲扒掉。(辛苦了妳們了,生平第一次被這麼多人扒內褲,但最後手術完我的內褲根本沒還我。)
「來…身體曲著跟蝦子一樣,頭愈貼肚臍愈好,這樣後面骨頭才會開。」護士小姐交代著。我很努力把頭靠近肚臍,但不太可能把頭貼到肚臍上吧。「對…很好!」護士小姐稱讚著。
身旁來了一位男士,「您好,我的是妳的麻醉師。」哇賽!是麻醉師耶!真的跟醫龍(日劇)一樣耶!好興奮喔!哈哈
「來…身體再曲一點!會有一點痛喔!」男麻醉師說。嗯嗯…我更努力曲著身體。頓時,一股微微痛楚從我腰部下方的脊椎傳來。
「等一下喔!還要再加藥。」男麻醉師又再注入一劑藥進我的脊椎內。
「一開始會熱熱的,等下就會麻麻的。」突然一股熱流從我的右腿漫延至左腿。
「有熱熱的嗎?」男麻醉師問。
「有!」我回答。還真的會熱熱的咧!麻醉藥打完後,我翻身躺正。
「腿抬得起來嗎?」男麻醉師邊拍拍腿。我使力地抬起雙腿,左腿稍微抬得起一點點,但右腿就完全抬不起來。(好神奇的麻醉藥~)
「這樣捏會痛嗎?還是麻麻的?」護士小姐從我胃部上方的肚皮捏起一塊。
「有一點麻麻的。」是不覺得痛啦,只有一點麻麻感。
雙手攤開,雙腿攤直,身體形成一個十字型,面前有一個ㄇ字型架子放一條橘黃色的毛巾摭住我的視線。
忽然護士小姐把我的手術衣往上拉至胸口,胸前的雙乳就這麼硬生生露出,我有些不好意思,刻意把手術衣稍微往下拉一些掩住兩點。對於裸露的下體,腦海根本已無「羞怯」兩字,看來已持放任的態度,由它去了。
躺在手術台上好奇的我仰頭四處看,咦!上方有一個大大的手術圓燈,從燈的鏡面反射,哇~我看見我的肚皮!一小塊方形的肚皮四周圍滿綠色的手術布,幾位醫護人員正在肚皮上抹酒精消毒。(天啊!我不會這樣用反射的原理看完手術全程吧!
我的頭突然被綠布蓋住。(咦?剛不是說要讓我睡覺嗎?不會就這樣把我遺忘了吧!)
「再三分鐘就會睡著囉~」男麻醉師說。
還好,我沒被遺忘,看看上方的天花板,不到一分鐘我就昏睡了。
手術一切都在我睡眠中順利完成,記得醒來時已是上午十一點半,我人在恢復室。


手術後的不適感籠罩近十小時,真要人命。
下午一點多我轉入703-2病房(原711-2病房,手術前我交代要換房,轉到特等房就有電視看了),呆呆糖跟我說他要搭車回台南,我哀求他別回去,情緒不是很穩定。
因為麻醉藥未退的關係我左胃跟左胸腔很不舒服極度想嘔吐,
右下腹的傷口痛我能忍,但嘔吐感的不適我根本無法忍受,我非常想起身但媽媽不准我起來。
「剛手術完醫生有交代不能隨便起來,需過下午五點才能起來。」媽媽說。
「為什麼?!不能起來…」我吶喊著。「我很難受…好不舒服…好噁心…」加上呆呆糖剛離開又不能安撫我,我整個在病房哀嚎。
「讓我死了算了啦…我不要活了,好難受…」在病房上躺著,我的頭左轉右轉就是吐不出來,極致的噁心感快把我厄殺半條命。
「我知道妳很不舒服很難受,若真的忍不住就哭出來吧!」媽媽憐憫說。
後來,我實在受不了整個人在病房內嚎啕大哭
哭完後就開始昏睡,熬到下午五點終於能起身了!累…。


晚間近八點醒來,感覺全身有些滲汗。
不一會兒,公司的好姐姐帶著老闆的問慰品來探望我,閒聊幾分鐘她老公也隨後進著入病房內。
此時噁心感已緩和許多,還能在病房跟他們嘻嘻哈哈,數度還被她老公逗笑,搞得傷口好痛。


八點半多他們離開後,噁心感又再度湧上又是艱熬的開始,
直到晚間十點多護士小姐幫我注入醫生開的止吐針跟止痛針後,我才安安穩穩入睡到淩晨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